几何畸变

自说自话自闭。

突然反应过来其实龙的裤子也没有很难脱。

()

dbq,那我下次换一个难脱的。

“不管说什么都没有在听的Stalk.”

🔞=AKORi/肉肉/汪汪
社交规避中,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想学。
喜欢评论和梗,其他什么都不喜欢。

兔龙,进刚。
inak,tkin。
轻微蛇龙。

不洁癖只过激。

你好你好。
欢迎欢迎。

因为自己身上有伤疤结痂抠了半天,然后就有点想看这么做的龙龙。
对龙龙那句“这点伤口舔舔就会好了”记忆深刻。
想事情时候无意识去抠挠伤口的龙和管教小孩子一样反复阻止他这样做的兔,到最后被拉锯战惹烦动粗。

*兔龙
*找感觉的段子练习

他们变得很少接吻。
而每当桐生战兔沉浸于没完没了的天才灵感与兴趣突发中时,万丈龙我都走在打工的路上,打着哈欠穿过马路,然后拐进依然不怎么熟悉的巷道里。
他大概打了四五六或者又是七八九份工,在颇为难得的规划下岔开来将每一日的时间都安排满当,借此换来的薪酬刚好能在下个月换一间能让同居者的草稿完全铺散开来的房间。
对此桐生战兔没有什么感谢的话可讲,就好比结束实验爬上床时会得到一通抱怨及早安吻一样自然,不过万丈龙我的怨气倒是不少,得益于早起、搭上来的胳膊、和桐生战兔的废寝忘食。说白了就是被揉成一团的过度关注。
没有天壁存在的新世界,连同对方生气的理由都变得暧昧起来。

万 丈 龙 我。

佛了,求求你们别在给我八百年前的动态点红心了好吧,有个屁好看的我删都懒得删。能不能放过我。

旧截图。

沉迷GBF,间断性磕一口约策信邦。
帕桑是我都会鼻酸的喜欢程度……他真是完美,从出身到言行,无可挑剔。唉,帕西瓦尔,完美化身。

发出了想成为lof博主的声音。
大概今天之后会变成生活博,上次写东西是两年前这件事真的很尴尬,老坑基本上不会回了……目前磕了wzry,就这样,请取fo我吧。
流泪猫猫头.jpg

稍微调了一下色。
拉拉肥真是世界第一。

了见酱和soba酱,我全都要。

那句话在他口腔中滚来滚去,几次都撞到紧紧闭合的齿关,最终还是迎合了情绪的低落,重重的落进肚子里。“咚”的一声,再没了声响。

“我知道了,小胜,”作为替代的话语是像他视线一样的一团黏糊状物,滚落在地板上指望把情绪传递过去,“那么……一起回家吧。”


赤谷海云今日也选择了不负责任的沉默。

[BruceWayne/JasonTodd]无题

黑豹老爷狼犬桶,怀孕提及,生殖隔离不爽我们不要它。自娱自乐。

        杰森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咚的砸在耳膜上,把他的紧张暴露无疑。他完全有理由紧张,在一只大猫面前杰森总是难以控制自己,通常情况下他会给那只该死的猫科生物一拳,用犬齿撕咬下对方的耳朵。通常情况下,杰森都会这么做。
        除非对方是幼崽,或者某个人,特指布鲁斯韦恩。
        杰森转着眼珠,分散自己的注...

父子骨科

  

        现在是这么状况?
        私语,樱桃,酒精,再加上想要亲吻的冲动。
        这不是什么好兆头,达米安清楚酒精没有侵占自己的意识,甚至连自己的嘴唇都没挨到,但他有那么点不妙的想法——全凭布鲁斯给自己点的一杯牛奶。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了,可布鲁斯依然用看待孩子的眼神对着他,叫人怎能不心生怨念。
   ...

米宝♥♥♥

1 2 3 ————
©几何畸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