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各种问题艰难奋斗了一早上把ins下好了,然后体会到了ccwe的超绝可爱暴击,要死了...以及最可爱的部分竟然是在航平桑和犬饲那里,怎么这样啊你这人!
顺便,饭岛宽骑的ins就是美颜暴击fc现场,过于好看了。

发出了想要兔龙女孩一起聊天的声音。
孤独的好像在沼泽地里种水果,然后种出了万丈龙我没有桐生战兔zzZ(梦话

*兔龙

*练习


万丈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作响,像是拳头落在冰面上,疼痛和冰凉的紧张一齐从指间传来。可现在是夏日无疑,阳光从窗缝间溜进明晃晃的落在他紧闭的眼皮上,额际拽着发丝的薄汗大概是源于亲昵的灼热,又或是唇齿间湿漉漉的舔舐。

抵入口腔的软舌全然不似其主人,总是急切且恶意的亲吻过上颚,然后在万丈下意识的抗拒中得寸进尺起来。

他不习惯这个——万丈痛苦的呼出发烫的鼻息,在自己莫名的输人一筹的感觉下恼火起来。

“喂、够了吧……”

翻腾出来的明明该是不满,但最终铺开在那张脸上的却是窘迫、羞耻、以及张牙舞爪到耳根的红。

理所当然的,战兔为此笑出了声。

虽说是毫无恶意,但毕竟是始作...

非常非常非常久没有写东西了,感谢可爱兔龙使我有了想写点什么的欲望🐣近期找找感觉然后就可以搞搞下品了大概
希望大家都来看build他们超可爱的

*兔龙
*找感觉的段子练习

他们变得很少接吻。
而每当桐生战兔沉浸于没完没了的天才灵感与兴趣突发中时,万丈龙我都走在打工的路上,打着哈欠穿过马路,然后拐进依然不怎么熟悉的巷道里。
他大概打了四五六或者又是七八九份工,在颇为难得的规划下岔开来将每一日的时间都安排满当,借此换来的薪酬刚好能在下个月换一间能让同居者的草稿完全铺散开来的房间。
对此桐生战兔没有什么感谢的话可讲,就好比结束实验爬上床时会得到一通抱怨及早安吻一样自然,不过万丈龙我的怨气倒是不少,得益于早起、搭上来的胳膊、和桐生战兔的废寝忘食。说白了就是被揉成一团的过度关注。
没有天壁存在的新世界,连同对方生气的理由都变得暧昧起来。

万 丈 龙 我。

佛了,求求你们别在给我八百年前的动态点红心了好吧,有个屁好看的我删都懒得删。能不能放过我。

© 几何畸变|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