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了,求求你们别在给我八百年前的动态点红心了好吧,有个屁好看的我删都懒得删。能不能放过我。

旧截图。

沉迷GBF,间断性磕一口约策信邦。
帕桑是我都会鼻酸的喜欢程度……他真是完美,从出身到言行,无可挑剔。唉,帕西瓦尔,完美化身。

发出了想成为lof博主的声音。
大概今天之后会变成生活博,上次写东西是两年前这件事真的很尴尬,老坑基本上不会回了……目前磕了wzry,就这样,请取fo我吧。
流泪猫猫头.jpg

稍微调了一下色。
拉拉肥真是世界第一。

了见酱和soba酱,我全都要。

那句话在他口腔中滚来滚去,几次都撞到紧紧闭合的齿关,最终还是迎合了情绪的低落,重重的落进肚子里。“咚”的一声,再没了声响。

“我知道了,小胜,”作为替代的话语是像他视线一样的一团黏糊状物,滚落在地板上指望把情绪传递过去,“那么……一起回家吧。”


赤谷海云今日也选择了不负责任的沉默。

© 几何畸变|Powered by LOFTER